字体:
特大
关灯
护眼

第212章 结局(上)(1/3)

上一章 目录 +收藏 下一页

    第212章结局(上)

    白苏墨好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小时候,她记事的时候起, 便是外祖母带着她, 同她说起爹娘的事情。

    苏府很大, 孩子很多, 但她是唯独没有爹娘的一个。

    旁的孩子都姓苏, 她却姓白。

    旁的孩子结伴玩耍的时候, 她却在先生跟前咿呀学语。

    府中的孩子学话并不费劲, 她却连识字和发音都异常艰难。

    先生耐心,对她苛责很少。

    外祖母时常将她搂在怀中,给她最大的宽慰。

    翌日,她还是继续跟着先生学说话。

    她那时还并不知晓,一个听不见的声音的孩子学说话究竟有多难。

    外祖母给她请的先生,曾花费了数十年时间教会一个听不见声音的孩子说话,外祖母托遍了人, 将先生请来。

    从她还不记事的时候便开始, 同她一处。

    先生有耐性,她开始学习的年岁又小,她学得比先生早前照看过的孩子要快得多。

    先生每日会与外祖母说起她学习的进度, 她亦偎在外祖母怀里看着先生说的唇语。

    一晃便不知多少时日。

    慢慢的,慢慢的, 她在不知不觉间竟能听懂了绝大多数……

    六岁左右,听说京中派了人来接她。

    她对京中很是陌生。

    外祖母亦少同她说起过。

    还是苏妍子偷偷告诉她, 她姓白, 白家是国公府的姓。

    国公府的宁国公是她爷爷。

    她才是第一次听说国公府。

    先生教过她, 爷爷是爹爹的爹爹。

    她自幼没有爹爹,亦未见过爷爷。

    她对爷爷很是陌生。

    苏妍子悄悄道,听说国公爷在军中特别有威望,好多人都怕他……

    白苏墨没有记住旁的,就记住了一句,好多人都怕他。

    后来外祖母唤她到跟前,眼中氤氲摸着她的头发,告诉她,她是白家的孩子,终究是要回白家的,白家有她的爷爷,爷爷很是挂念她,她应当同爷爷一处。

    她摇头。

    她心中满是苏妍子前日里说的,好多人都怕他。

    她心中亦种下了害怕京中那个素未蒙面爷爷的种子……

    只是这些孩子的心思,自然阻止不了外祖母遣人送她回京的念头。

    临走那天,外祖母一直乘车送她在城门口。

    她一路走,一路哭。

    外祖母看了也跟着抹了一路的眼泪,不停安慰她墨墨不哭。

    但她知晓,日后便不能一直陪在外祖母身边了。

    她心中多盼着外祖母说,若是在京中住不习惯,外祖母再来接她的话,但外祖母却只字未提。

    因为听不见,她很小便懂得察言观色,亦懂事。

    她知晓外祖母是希望她留在京中的。

    外祖母不敢一路送她回京,怕最后会舍不得。

    马车离开远洲的时候,她看见外祖母泪如雨下。

    家中的叔伯送她入京。

    原本魏先生也要同她一道去京中的,但临行前,魏先生生了一场重兵,不能同行。去京中的这一路,她似是感觉从未有过的忐忑和陌生。

    但她惯来有看书的习惯。

    看书能让人静心。

    尤其是在去陌生地方的时候。

    因为魏先生要求严格,她自幼比旁的孩子认识的字都多,只有识字和唇语才能让她看得懂旁人说话,亦学会自己如何说话和发音。

    书籍是她的良师益友。

    亦是她看世界的一条通路。

    她比旁的孩子看得书都多,也更熟悉人情世故。

    临近京城的时候,马车远远停下。

    她听叔伯说过,今日要晌午才能入京,爷爷许是要在城门口接她,让她心中有准备,她听话点头。但眼下,似是自清晨出发,才过去稍许时候,马车缓缓停下,她伸手,偷偷撩起马车车窗上的一角,看到前方整齐的迎候队伍。队伍中,有面色威严的人在和叔伯交谈,叔伯都赶紧躬身拱手,很是尊敬。

    她远远从他们的唇语中读到了“国公爷”三个字。

    他就是她爷爷?

    她心底微微愣了愣,是看起来好凶的样子……

    叔伯似是都怕他。

    白苏墨遂又想起苏妍子早前说过的话,好些人都怕。

    她也怕。

    而且怕得很厉害。

    她听不见声音,爷爷可会像外祖母一样包容她?

    还是同苏家家中一些叔伯一样,背地里说她命不好。

    她哪里命不好?

    她有疼她的外祖母,还有耐心亲厚教她说话的魏先生。

    白苏墨偷偷躲在马车里,继续“看”着他们说话。

    可离得委实有些远,说话的习惯又不一样,好些话,魏先生早前并没有教过她,她“看”不大懂何意,她不由咬唇,皱了皱眉头,所幸将头从马车窗的地方探出去一些。

    许是“看”得太仔细了些,却忽略了那个“威严的爷爷”身侧,还有一个白衣玉冠的少年,一脸笑容得看她。

    等白苏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少年已低眉握拳,佯装轻咳两声。

    她赶紧放下帘栊。

    偷听偷看实在不是大家闺秀之举。

    她还未入京,便丢了外祖母的人。

    苏妍子曾说,京中那些王孙贵族多看不上外来的世家子弟,也多喜欢看外来世家子弟笑话的。

    方才,她应当是被人看了笑话。

    白苏墨咬唇,她未听外祖母提起过国公府内还有旁的哥哥姐姐。

    思及此处,帘栊被撩起,果真露出先前那张脸。

    白苏墨有些懵。

    “白苏墨?”他唤她。

    她下意识颔首。

    他笑了笑,伸手给她:“我是沐敬亭。”

    她皱了皱眉头。

    沐敬亭继续笑:“你可唤我一声敬亭哥哥。”

    敬亭哥哥?

    她眉头拢得更紧。

    沐敬亭又低眉笑笑,变魔术一般从身后变出一串糖葫芦。

    白苏墨眼睛都直了。

    沐敬亭递于她:“日后,我就是哥哥了。”

    哥哥……

    白苏墨看他。

    在苏府中,她是有不少哥哥,但多与她疏远,也不怎么敢在她面前说话,但沐敬亭不同。

    沐敬亭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并着好看的笑容。

    “敬亭哥哥?”她尝试着小声出声。

    沐敬亭笑笑,又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掏出另一个糖葫芦。

    白苏墨噗嗤笑出声来。

    沐敬亭笑:“这是国公爷给你的。”

    白苏墨甜甜接过,目光朝马车外的国公爷看去,只见他脸上挂着笑意,白苏墨忽然觉得,许是这根糖葫芦的缘故,京中的这个爷爷,似是……也不怎么像传闻中这么怕人了。

    沐敬亭牵她下马车。

    她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牵着沐敬亭。

    沐敬亭一手还帮她拿着另一根糖葫芦,她眨着眼睛打量着国公爷,其实,近看……

    还是有些怕人的。

    白苏墨心中不由咯噔一声,还是低头唤道,“爷爷。”

    许是这一声“爷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收藏 下一页
大家在看: 从仙界归来的厨神 输了爱情丢掉你 星空的爱情 我的爱情余生都是你 爱情让我昏了头 我的贴身校花 首席独爱:辣妞,哪里跑 太古神尊 我能升级避难所 极品神医在乡村 嗟来的食 燕南飞兮 我的绝色女徒弟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我真的一点都不慌 衍姮传 重生农女种田有空间 无敌大反派 神婿 谁让你偷走我的心 极品神医女婿 池少宠妻无度 凌菇凉的宠夫日常 最强扶弟魔 快穿之女帝今天依旧是恶毒反派 王妃手段高,该宠! 我是掌门 都市第一战神 校花的全能保安 凤主天下:极品废材大小姐
书友收藏: 雪中悍刀行 天才神医宠妃 逆剑狂神 人性禁岛 都市无敌战神 特种兵在都市 龙纹战神 武破九荒 绝世战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完美世界 战神狂飙 网游三国之城市攻略 大主宰 开天录 帝少你被拉黑了 帝霸 天官赐福 召唤梦魇 斗罗大陆 昏君 位面复制大师 我一拳能打爆星球 吞噬星空 遮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空姐的神医保镖 官居一品 绝代神主 绝代名师
最近更新: [综]系统要我奶遍全世界 特种兵:每天一个签到大礼包 灰大叔与混血王子 我嬴政,开局召唤老天师 媚心 人在海贼:开局获得八奇技 叶教授的小黏糖 大唐:开局差点将长孙皇后拐走了! 乖,大神别闹![电竞] 我在洪荒做团宠 快穿反派他又软又甜 玄幻:开局抽到至尊骨 谢邀,人在箱庭,刚刚成神 玄幻:开局伴生世界树 官爱 梵歌 三寸人间 捡个校花做老婆 天域苍穹 向往的生活:遇到前妻怎么办 她是渣男的命[快穿] 神豪:开局返利一亿倍! 误入嘉约 网红的妖怪淘宝店 玄幻:开局签到至尊圣体 揉碎在你眼波 心尖痣 全职高手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自从我捡到了杀殿这白富美[综]